<

目录

马来西亚朱氏联合会59周年会庆暨朱熹文公诞辰885周年.

12299210_931784593567624_8219970635338415746_n 12313542_931784490234301_8726726079326667138_n 12342410_931784416900975_3354285084643244863_n 12316443_931784413567642_2965279201488135231_n 12308448_931784316900985_9149380032191600232_n 12246936_931784233567660_3622078016519513854_n 12316263_931784250234325_7477578809716837072_n 12072720_931784253567658_8845292868000288934_n 12301537_931784116901005_6433480174220374748_n 12341514_931784120234338_3383524615307973984_n 12341158_931784113567672_4015108842141098828_n 12345440_931784026901014_6913334374002495009_n 11235338_931784033567680_4532352051770490881_n 12301554_931784023567681_5389386068284138059_n 12342599_931783936901023_1784334932358994070_n 12314143_931783926901024_6667114460270494227_n 12345403_931783920234358_2044668020171970280_n 12310430_931783796901037_7466268047285781401_n 12342786_931783793567704_6929294619284510990_n 12308805_931783746901042_2118010051314975003_n 12246981_931783690234381_8737987307674223187_n 12308273_931783686901048_684005587050756866_n 12347947_931783580234392_8544568411874532486_n 12294790_931783520234398_4726301078661843640_n 12316637_931783523567731_7865519070161564483_n 12311245_931783500234400_4464726452525603247_n 12311151_931783473567736_891165504633795553_n 12346602_931783453567738_1621917257825240868_n 12313793_931783416901075_2084884464954674040_n 12107743_931783410234409_3529078857368562053_n 12308402_931783386901078_2122638084249614996_n 12341540_931783350234415_4977332948825423798_n 12316669_931783353567748_9151286171060344183_n 12313542_931783283567755_3935069470571578479_n 12342679_931783196901097_650135949402116039_n 12289658_931783210234429_5042872813003251714_n 12219419_931783133567770_1132290368439276207_n 12308448_931783050234445_3043570189790263069_n 12314009_931783046901112_8801635454060426801_n 12295287_931783040234446_7898524800167747100_n 12341124_931782920234458_5094240924091913560_n 12342629_931782910234459_5658000181221639573_n 12301764_931782903567793_3848712252223459570_n 12321308_931782793567804_3804386796700335340_n 12346323_931782783567805_815951045797661351_n 12321473_931782660234484_5444950950336627740_n 12314136_931782653567818_6879767251842679364_n 12342529_931782506901166_5783295809416784235_n 12311199_931782503567833_8118491247859007669_n 12311329_931782510234499_177248401398192350_n

28/11/2015 朱熹文公诞辰885周年(更新中)

12347584_930988130313937_1766880563767760222_n 12341279_930988133647270_6725538269884756040_n 12310410_930988363647247_7285753945404941828_n 12348091_930988483647235_2054425326550364031_n 12346416_930988243647259_921911711693374751_n 12241427_930988260313924_4921859093661032600_n 12308541_930988370313913_1076124573168139605_n 12345632_930988466980570_6570948971872633625_n

“月明照邦国 家和人团圆”中秋晚会

2015年9月26日农历八月十四,由彩兰宗姐领衔筹备的一年一度中秋晚会顺利举行。这场名为“月明照邦国 家和人团圆”的盛宴意味着祈求国泰民安,月圆人团圆。

虽然当天印尼的烟霾突然来袭,不过宗亲们还是用举动证明了本宗族宗情之坚浓,逾100名来自各地的宗亲出席这个盛宴,其中不乏第一次按报而来的。

感谢伟坤宗长提供场地让宗亲们拥有一个感觉一新的传统佳节;也要感谢彩兰宗姐的精心筹备、德发宗长地慷慨报效海鲜,为原本已经佳肴满桌的食物更添丰盛,以及会长拿督致嵹、署理会长国培的运筹帷幄等,让这次的盛会圆满结束,让宗亲们载兴而归。

12006329_897766473636103_2952392103531089084_n12065721_904131516332932_6352368240257390812_n 12065759_904130162999734_3599352846113162464_n 12063394_904130002999750_370359973700237167_n 12049601_904130789666338_7525139404154457983_n 12049526_904131792999571_6070205478316751846_n 12047105_904131136332970_8611696217357801687_n 12046993_904132329666184_6887755332351906816_n 12042957_904130636333020_2688250329435191054_n 12039571_904131292999621_6318903391838930685_n 12038494_904130462999704_3227505470778054506_n 12038313_904132382999512_6655786980778031229_n 12038282_904130802999670_869936200534642701_n 12038054_904130629666354_1193940569026690220_n 12036762_904130409666376_5851184166523405750_n 12019803_904130632999687_7094446021573845978_n 11214108_904131362999614_6360312576849154211_n 11224679_904132142999536_1985641853104091150_n 11227763_904131922999558_6089940942657662722_n 11947682_904132082999542_4897774534470543718_n 12004032_904130562999694_2600086020942860050_n  12011135_904130549666362_192336501937816859_n 12011321_904130206333063_7942813552838942939_n

2015年巨港沛国樟格宫张公圣君圣诞千秋

2015年的印尼苏南巨港朱氏宗亲会沛国樟格宫张公圣君圣诞千秋,会长拿督朱致嵹一如既往率领马联朱29名宗亲同仁齐赴印尼巨港祝贺。

众人在9月5日-9月7日三天获得当地宗亲盛情招待,美食佳肴、观光购物、寻访历史古迹……大伙们载兴而归。

(将陆续补充照片)

IMG-20150912-WA0005IMG_6351IMG_6357IMG_6371IMG_6414IMG_6434IMG_6547IMG_6551IMG_6562IMG_6597IMG_6617IMG_6622IMG_6646IMG_6650IMG_6653IMG_6696IMG_6697IMG_6746IMG_6776IMG_6786IMG_6790IMG_6794IMG_7158IMG_7401IMG_7431IMG_7437IMG_7444IMG_7470IMG_7479IMG_7569IMG_7575 IMG-20150914-WA0022 IMG-20150914-WA0024 IMG-20150914-WA0025

履行社会责任 捐助弱小群体

本会理事汉璋兄弟和一班志同道合的友人筹办的原住民许诺之家,于今年9月12日晚上举办成立慈善晚宴。

马来西亚朱氏联合会集会长拿督朱致嵹、拿督朱桥清、朱瑞和、朱介明四人之力,捐资1万令吉;来自文冬的宗亲朱广荣则献出数幅字画以共襄盛举,延续本会致力社会福利的宗旨。

除此,在慈善拍卖环节上,会长拿督朱致嵹也以个人名义,以9999令吉标得一幅墨宝,进一步作出善举,献爱弱小群体。

IMG-20150911-WA0001 IMG-20150914-WA0000 IMG-20150914-WA0002 IMG-20150914-WA0008 IMG-20150914-WA0012 IMG-20150914-WA0013 IMG-20150914-WA0014 IMG-20150914-WA0015

老化沉闷为由 年轻人不热衷社团

北马  2015年08月26日 | 记者:潘淑仪

老化沉闷为由 年轻人不热衷社团

老化沉闷为由 年轻人不热衷社团女性如今在社团及乡团的活跃程度,较男性来得低。

(怡保26日讯)社团及乡团长辈近年来纷纷抱怨,不时把青黄不接掛于嘴边,而「鲜少年轻新血加入」更成为眾人的顺口溜,各社团领袖无不担忧后继无人,先贤辛苦创下的心血就此付之东流,难再现光辉。

即便许多资深领导层愿意退为让贤,其接棒者也已达一定的年龄,社团及乡团组织要迈入崭新的里程碑,首要即是改革创新,从中吸引更多未来的国家栋樑加入,延续社团及乡团的生命,重展活力。

不过,在于许多年轻一代的立场,他们则认为现有的社团及乡团组织,过于老化及沉闷等为由,而兴致索然,止步参与乃为「老人家玩意」的社团及乡团。

《东方日报》就此,向50名年龄介于18岁以上的市民抽样发出问卷,其中以年轻一辈为主,从中探討他们如何看待社团及乡团的定义及前景。

受访的24名男性及26名女性的当中,仅有18人(36%)仍为社团的青年团或青年组织的一分子,另有28人(56%)却从未参与任何相关组织,剩余4人(8%)则因某些因素而已退出。

调查显示,未曾参与任何组织的受访者,多数以不感兴趣、太沉闷无聊、毫无意义、浪费金钱、忙碌于工作及课业为由,多年来皆不曾加入任何相关组织。

数据显示,女性在于社团及乡团的活跃程度,较男性来得低,至今仍有参与社团及乡团的18人当中,女性仅佔有7人,而不曾参与任何相关组织的女性,更达17人之多,另有两人至今也已退出参与。

活动应更多元化

此外,接受问卷调查的受访者中,59%的受访者都认为,只有受到朋友的邀约,方会参与青年团或青年组织举办的活动,而且具有此想法的受访者,年龄都仅介于18至21岁。

另有18%的受访者则属纯粹应酬,而有7%的受访者则为好康而来,例如可免费吃、喝、玩、乐等,16%的余者则为其他因素,如出自本身自愿参与及欲扩大人脉圈子等。

询及如何才能吸引更多年轻一代,参与社团及乡团的青年团及青年组织,民调调查也显示,30%的受访男女当中,认为相关组织的活动应更多元化,不仅限于教育性质。

另有24%的受访者则建议,需先聆听及收集年轻一代的意见后,方擬策活动方针,而25%的受访者则冀望领导层可走入校园或大专,与年轻一代会面交流彼此看法。

尚有21%的受访年轻男女,也期望可透过媒体及网络力量,发布更多相关资讯,惠及更多年轻一代。

90后不爱被他人领导

「时下90后的年轻族,不爱领导人,更不爱被他人领导。」

近打青商会会长樊嘉伟表示,目前许多90后的年轻一代都较为我行我素,在于他们的观点中,他们总认为即便他们本身不参与相关组织,背后也会有其他人默默在付出。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基于上述的心態,导致许多社团领导层出现青黄不接及成员老化的现象,久而久之恐酿断层的窘境。「许多社团及乡团组织虽仍有惠及社会大眾,不过因受成员人数不多及力量微薄的侷限,无法做出確实的贡献。」

他建议,年轻一代的专注力有限,若要集中他们的注意力及参与的热诚,各社团、乡团及青年组织就需深入探討他们的想法,不应存有阶级之分,与他们並行交流。

他举例,各领导层可透过许多华人的节庆,放下传统的观念,举办一些富有创意又具意义的活动,如「角色扮演,齐庆中秋」活动,藉此增进彼此之间的联繫,並非仅一味通过演词呼吁年轻一代入会。

別教体育太沉重

龙门阵  2015年08月28日 | 作者:朱晨轩 | 专栏:观念平台

別教体育太沉重

不过自那之后,隨著世界各国羽毛球水平的迅速提升,纷纷逐鹿羽坛,我国却因各种因素而始终没有获得更大的进展,此消彼长,渐失羽球强国地位。这20年来国羽不断沾耗前人的余暉,近年还好还有一个坚韧不拔的一哥李宗伟把大马羽坛撑了起来。

李宗伟天赋异稟,勤奋不坠,不断攀登新层次,获奖无数,长踞世界一哥位置,成为国內外的羽坛宠儿。美中不足的是,李宗伟在职业生涯中,六度饮恨能够让他称王的世锦赛及奥运会,而被嘲为「千年老二」。

第一次失败或许可归咎为运气不佳,两次也许是临场表现不佳,三次也可以当作被对手研究透看待……但是在连续六次与世界冠军失之交臂,而且受挫于不是同一个对手后,就不能以各种客观因素开脱,应该从自身探討及寻找出问题。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是一线之差。在技术不相上下的情况之下,心態成了主宰比赛的关键。而这也是李宗伟最受公认的败因。以过去的事实而论,世界亚军已经能成为我国的天之骄子,不但名利双收,而且还受封拿督。所谓食骨知髓,加上运动场上的金牌与银牌的意义与价值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成了选手屡败屡战的动力。

好不容易进了决赛,登上巔峰只是一步之遥,而这已经不只是一个个人的荣誉或一面金色的奖牌,而是难以估计的「钱景」,与甚至关係整个国家民族的荣辱,教球员怎么能够不紧张?一紧张那肯定造成心理压力而影响发挥。而事实也证明,每次李宗伟打进决赛,必定掀起人们的关注与热议,从不能以平常心看待。这教一哥怎能不沉重?是名利及眾人的压力导致李宗伟把得失看得太重。

或许有人会说,中国市场远大于我国,那林丹、諶龙夺冠的利益不是同样甚至更大吗?为什么不受影响。须知,羽毛球並不是中国国球,除了羽毛球和乒乓,中国还有其他的运动,林丹要是再夺奥运金牌,他的地位也未必能及得上姚明、刘翔、李娜等。李宗伟结婚时,最高元首和首相伉儷皆出席婚礼;林丹的婚礼能看得到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贺吗?而且每个国情不同,其国人的素质与抗压能力也不能一概而论。

其实,以更高度角度来思考,一面奥运金牌的意义是什么?从实际意义而论,我想最多也是个人的体育成就,就算李宗伟真的贏得金牌,就表示我国是羽毛球强国乃至一个体育强国?

再说,羽毛球说穿了也只不过是一项游戏或运动,一个球员的成就哪怕再高,得奖再多,也不过表示比別人打得好一些而已,除此之外,其他一切皆是人们製造出来的泡沫。

一个人拥有「德智体群美」才能称拥有全面的人格发展,一个奥运金牌得主能说明具备这其中的几项?一个人花毕生之力专注于某项发展。就像一个富豪,毕生全力以赴赚钱,忽略家人、健康等,也称不上完美的人生。

因此,还是別把胜负看得太严重。或许放鬆一点点,金牌就是我们的了。

朱玉叶沉冤得雪

感谢所有为朱玉叶用心出力的宗亲与同道,我们的努力终于迎来了成果。虽然这个结果让大家久等了,不过大家从不放弃,因为我们的心中笃信正义的存在,始终抱持一个信念:善恶到头终有报,只差迟来或早来。希望这样的结局也给朱亚寿宗长与家人带来一些安慰。

 

2015年08月09日

朱玉叶姦杀案被告判死刑

朱玉叶姦杀案被告判死刑被告沙里尔週日被判处死刑,让朱玉叶沉冤得雪。(档案照)

*更新於下午4时06分

 

(亚罗士打9日讯)朱玉叶遭姦杀案今日下判,亚罗士打高庭判决被告沙里尔罪成死刑,事发9年后朱玉叶终沉冤得雪。

法官认为,被告的父亲无法解释清楚警方口供及法庭供词出现矛盾的问题,推翻其成为证人的诚信。同时,他认为,被告的辩词出现疑点,被告被定罪,面对唯一的刑法即死刑。

亚罗士打第4高庭司法专员拿督莫哈末查基今早总结时说,被告沙里尔惹法在自辩环节中选择在没有宣誓下答辩,其辩词失去本有的可信度,再加上被告的答辩內容无法挑起控方的疑点,因此控方成功在刑事法典305条文(谋杀)之下提控被告,被告罪成及面对绞刑的刑罚,绞刑的日期將会再次决定。

莫哈末查基也说,被告父亲,即拿督惹法扎玛鲁丁在庭上的供词与警方口供出现矛盾,他认为,惹法在自愿的情况下接受警方录取口供,在庭上虽然一直否认警方口供的內容,却没有解释清楚出现內容矛盾的问题,因此他推翻第3证人即惹法在庭上的供词。

被告家属及辩护律师听审后步出法庭,右为被告父亲惹法扎玛鲁丁。

被告家属及辩护律师听审后步出法庭,右为被告父亲惹法扎玛鲁丁。

亚罗士打第4高庭於2013年6月25日,基於控方虽证明死者私处拥有沙里尔的精液,却同时有第三者精液,以及没有任何间接或直接的证据,证明被告导致死者死亡,宣判被告无罪释放。上诉庭去年10月14日推翻高庭判决,諭令被告须回到高庭面对谋杀罪名做出答辩。

被告却选择没有宣誓下答辩,並指出死者是与他以5分钟350令吉进行性交易。

此外,被告父亲惹法扎玛鲁丁在庭上给予供词时,控方挑起他当时接受警方录取口供的內容出现3项疑点,即1)把NazaRia的车换为起亚Pregio旅客车的原因是与案件有关、2)与妻子曾经丟弃一把刀(怀疑案件的凶器),以及3)在双溪大年丽雅园夜市附近丟弃这把刀,不过惹法在庭上只承认换车的理由是获得更大的空间,而其余的疑点皆否认,导致法庭必须以案中案开审是否弹劾惹法作为辩方的证人。

此案主控官是沙林、辩护律师为三苏苏莱曼,受害者家属也委派一名旁听律师即蓝卡巴星国会议员出庭听审。

出庭听审除了有受害者的父母朱亚寿及林金莲,也有行动党檳州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公正党峇卡亚兰州议员黄思敏及西塘州议员林桂亿、还有其他关注此案件的民眾。

被告沙里尔惹法以深蓝色条纹衣,出庭面审。

被告沙里尔惹法以深蓝色条纹衣,出庭面审。

资料档:与妹结伴跑步失踪遭姦杀

2006年1月14日下午5时,26岁北大毕业生朱玉叶与妹妹结伴到双溪大年青松岭高尔夫球俱乐部跑步后失踪,家属於晚上8时45分向警方报案。警方在事发9小时后,即15日凌晨2时30分左右,该俱乐部附近发现朱玉叶的遗体,下半身赤裸。化验报告显示,死者私处有被告沙里尔的精液。

沙里尔於2009年3月1日和数名人士被警方扣留协助调查,但沙里尔於4天获释后,即同年3月5日离开大马飞往澳洲,直到2012年1月17日,从澳洲过境马来西亚时被警方扣留,並被带往进行DNA样本检验,隨后被控上庭。

沙里尔被控於2006年1月14日,下午5时30分至1月15日早上3时零5分之间,在双溪大年青松岭高尔夫球俱乐部范围內,蓄意致死朱玉叶,触犯刑事法典302谋杀条文。在此条文下,一旦罪成,唯一刑罚为死刑,被告也是一名拿督之子,其父亲惹法扎玛鲁丁是一名从事宝石行业的企业家。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ociety/sh88916200745

慎防电子鸦片

名家  2015年06月14日 | 作者:朱晨轩

人类的歷史进程是一场与天灾人祸无止无休的博弈,难题解决了会有新的难题;灾难更如影隨形,此起彼落。人类在过去的每个时代所面对的问题,如恐怖袭击、地震海啸、经济风暴、世界大战……都有个具体的对象。然而,近代人类在求取进步与发展的同时,却无意中给自己製造了一个与这之前截然不同的敌人。它既不是腐政、也非迷惑人心的邪教、毒品赌博或一切奇难杂症。它近在咫尺,是你我手中的科技產品。

国內外不时都会传出科技產品引发的事故,如过度「打机」导致暴毙、售卖器官来换取手机等。最近中国就有一宗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剧」:一个小伙子在路旁被汽车撞倒后,等待救伤车的当儿仍放不下手中的手机,若无其事地继续玩游戏;而我国则有一位妇女则大吐苦水,指女儿哀求了多年才给她买一部手机,怎知几个月后女儿竟然携「机友」离家出走,教这位做母亲的情何以堪?

高科技產品的出现,置人类于一个前所未有的格局,也是未来艰巨的挑战,因为这一次面对的敌人和以往的不一样。这个敌人的杀伤力与破坏力实在无法估计,因为它每时每刻都在强化;它已经完全融入我们的生活中,渗透的层面广且深,可说无所不在亦无孔不入,不管贫富贵贱,都是其瓮中之鱉。它犹如从前的鸦片会令人上癮,可是它比鸦片更致命,因为鸦片还可以通过执法或教育来杜绝,但是此类「电子鸦片」似友非友,似敌非敌,是一种合法的诱惑,就像真小人与偽君子,后者比前者难防。

姑且不论它对人们身体的伤害,也暂不谈机器人终有一天会凭人工智慧取代人类,今天只谈一下对人类生活习惯与心智的衝击,及如何影响社会的状况。

时间上,上天很公平,每个人一天都只有24小时,当科技產品佔据了我们有限的时间,就意味著我们少了进修做人的基本课、学懂伦理道德、思考人生的时间。实在难以奢望,以前中外每个年代都会出一些引领风骚的学术大师、哲学家、思想家会在我们这个年代出现。我想最多也只是多几个比尔盖茨、巴菲特、马云等这样的资本家。这样的社会如何取得进步?

空间上,「它」给人类打造了一个无拘无束,甚至不必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的空间,一个足以令人乐不思蜀,不愿回归现实的虚擬世界。想一想心智未成熟的孩子都沉迷手机,但他们是未来的主人翁啊,以后诊治我们的医生、煮饭给我们吃的厨师、治理国家的领导都將出自这一批人。由这一批失去分寸的人主导的社会,我们能安心吗?

若干年前,网吧如雨后春笋开设,后来沦为变相的电玩与赌博中心令学子们沉迷,更不时传出有人过度上癮而暴毙;如今的平板电脑、手机是隨身携带物,更去掉了时间与空间的防线,隨时隨地都上网游戏。

诚然,一切事物皆一体两面,科技產品当然也有其好的地方,可说既为知己亦为敌,但弊多于利,且已经拋离衣食住行等基本需,理论上属于奢侈品。笔者撰写此文不是劝人罢用科技品,也知道那是无法挽留的一股汹涌的趋势。只想呼吁大家,认清时事,別糊里糊涂地隨波逐流,不要偏离人类的基本需求,掉进永无止境的物质深渊。可是,更可悲的是,哪怕再多人意识到这个危机,也无法抵御科技產品的诱惑:因为你不用,就会有別人用,而用的人將挟持巨大的优势击败你。

因此,可预见人工智能终將取代、架空人类。如果说人生是修炼登圣成佛的最后一堂课或升上天堂的最后一阶梯级,那电玩这玩意儿或许会使我们无法到达彼岸。因此,我们必须尽力掌控科技而不要反被科技掌控;在人生道路上认清方向与目的地,在途中避开或跨越障碍与陷阱,而不是自我设障。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0823

华侨旗帜今何在?

 东方文荟  2015年06月06日 | 作者:朱晨轩 | 专栏:观念平台

在华社打滚的人,应该都不会对「山头主义」四字感到陌生。

几年前,有一位中国籍旅新学者到访大马,走之前留下一句话—「马来西亚的华社是一个分裂的社会」。笔者当时不以为意,但隨著时代脚步的递进,见证了华团从未休止过的爭吵,组织与组织之间的外斗以及组织中的內斗。

大马华社的政、经、文、教,由马华公会、中华总商会、华总、董总各据一个山头,分而治之。各个山头之下还有许多名堂与性质相同的小山头。谁也不服谁。董总动乱出现后,大家才惊觉,原来在芸芸华社领导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解除得了这个结,就连有资格充当鲁仲连的一个也没有。

正逢最近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举办题为「青蓝交辉相益彰:陈嘉庚与李光前」的先贤交辉系列座谈会。席间除了两位主人公陈嘉庚与李光前,还提及陈六使、林连玉等先贤。这几位都曾经以德服眾,对社会作出过巨大贡献的划时代人物。

尤其是倾资兴学的陈嘉庚,曾被毛泽东誉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陈嘉庚曾一度为「橡胶大王」,家財万贯。不过,他在歷史上拥有崇高的地位並不因为他的財富,而是他德、能、財兼具,首先他是个无私的慈善家,接著他生財有道,並且具有远见,深知教育的重要,以及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

除此,陈嘉庚最难匹及,还是他的正义感。1940年陈嘉庚作为南侨总会主席,亲率慰劳团回中国。在和毛泽东接触后,他改变政治倾向,更大胆地断言中国的未来在延安。在这之前,他本来对蒋介石极尊崇,也常为国民党筹款。但回国后,他看到国民党一塌糊涂,感到深深的失望。在离开重庆后,陈嘉庚给蒋介石写信,警告他:「至若欲消灭共產党,此系两党內战,南洋千万华侨必不同情」,「若不幸內战发生,华侨必大失所望,爱国热情必大降减,外匯金钱亦必萎缩」。

陈嘉庚与在同盟会表现活跃的汪精卫的情谊很深,甚至有意任他为厦门大学创校初期的校长。可是后来当汪精卫沦为亲日主张投降的卖国贼,陈嘉庚作出一份被誉为「最伟大提案」,其中提到「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这,等于刮了汪精卫等人一记耳光。

新中国建立后,陈嘉庚回国定居,参与建设。虽然他一直对毛泽东很欣赏与支持,不过当后者要出兵援朝时,陈嘉庚却大表反对。从以上几项事件中,便可以看出陈嘉庚拥有敢怒敢言、明辨是非、铁面无私的特质,为顾全大局,他不惜与相熟的人不留情面地划清界线。

反观目前的大马华社,比陈嘉庚富有,更懂得经商的大有人在;比陈嘉庚聪明以及具有更高的学歷的更不在话下;和陈嘉庚一样好善乐施,愿意取之社会,用诸社会的也不少。可惜集德能財于一身的人实如凤毛麟角。尤其在当政者的面前,有的连呼吸大声一点都不敢。虽有海鸥创办人陈凯希不止一次谈及身后裸捐,可是其捐钱如仙女散花,而非专注于一事项,因此无法发挥金钱的作用,只能说是拋砖引玉之举。

这五十年来,虽曾出过李光前或陈六使,被视为青出于蓝的佼佼者,但俱往矣,论当代的风流人物,在华社拥有一锤定音的魄力的,唯恐还不能看今朝。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columns/pl20150781

moncler sale uk,ralph lauren outlet,louis vuttion sale uk,michael kors sale uk,north face online uk,cheap ralph lauren,christian louboutin online shop,christian louboutin sale,michael kors outlet uk,ralph lauren pas cher,moncler outlet uk